話說我的最後一次產檢 七月十四日星期五
因為預產期即將到來
醫生也覺得小兔還不出來實在太過賴皮
於是幫我做了內診
就是徒手探進去看子宮頸的狀況啦
是.個.痛.
感覺像是有人在體內用力捏了一把 orz

小兔這時是開一點 胎頭也有下降

回家後晚上開始不規則陣痛
大概就跟不太痛的經痛差不多
悶悶的隱隱作痛這樣
而且是久久小痛一次
這天晚上我還繼續做著運動 XD

第二天 七月十五日星期六 早上起來
啦啦是個落紅出血了
不規則陣痛也比較激烈一點
是普通的經痛程度 兩三個小時來一次
因為沒有破水 陣痛也不密集
加上知道有人落紅後一個禮拜才生
所以並沒有想去醫院
二舅打電話來探問 知道我落紅後 也不怎麼緊張 直說還早

十五日晚上大概七八點開始
比普通經痛要再痛一點了 而且一個小時就來一次
但還是可以忍受
我心想應該就快了吧 但還是邊上著網邊做著翻譯

然後 十五日的半夜 十六日的凌晨
就從那交界的十二點開始
變成很痛的經痛了 :~~~
而且二十分鐘就來一次 一次大概一分鐘左右
聽起來很短 而且很痛的經痛似乎也沒什麼了不起
可是 頻率是重點 二十分鐘就一次真的頗恐怖的說
本來該上床睡覺的我是個完全睡不著
就是左翻右翻忍著痛 也不想這時候就去醫院
因為初產婦二十分鐘陣痛一次是會被退貨的
至少要五分鐘陣痛一次才能收
經產婦才是一痛就該去醫院
然後也不想叫醒阿娘 因為她已經對我還不生很煩了
讓她知道我已經開始痛 可是又還不能生 只會更煩吧

凌晨三點多 變成我歷經過最痛的經痛狀態 而且大概是十分鐘一次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想開始呻吟了
但我知道還不行 所以繼續忍 開了電視轉移注意力

五點多 一樣是最痛的經痛狀態 縮短成六-八分鐘一次了
我也已經忍不下去了 心想照這樣的進程 應該準備準備可以去醫院了
於是叫醒阿娘 告訴她我在痛了 來去醫院吧
接著去洗頭 洗完頭 六點 打電話給旦那
換好衣服拿了待產包 到樓下等旦那來接
等的時候 樓下警衛還拿椅子給我坐 XD

旦那坐著計程車來了
於是和阿娘上車 一路到馬偕 七點出頭
因為是星期天 大門沒開 只能從急診室上到五樓產房
進去之後 櫃檯坐了好幾個輪班休息的護士
說明大概五六分鐘陣痛一次之後
其中一名帶我去準備室先幫我內診
哇哩咧是個超痛 比醫生幫我內診還痛
"ㄟ 才開一指半耶 妳家住哪?"
"敦化北路南京東路小巨蛋那邊"
"那...妳去吃個早餐散散步好了 大概九點再過來"
orz 是說我被退貨了是吧 還好沒叫我回家

於是就和旦那及阿娘又回到一樓大廳
星期天醫院沒開 所以大廳沒空調 是個悶熱
旦那去買早餐 阿娘陪我在大廳走路
這時的痛已經超越了最痛的經痛
我變成要扶著大廳擺的椅子走啦 而且走沒兩步就痛得彎身下來休息
可是為了讓子宮頸開 還是要走啊
小七的飯糰跟豆漿其實吃不太下 不過還是塞了點
然後繼續走路 一樣是牛步 旦那在一旁幫我計算陣痛頻率
最後終於捱到差不多五分鐘一次 一次痛至少半分鐘 而且也過九點了
於是又回到五樓產房
一樣去內診 換了男醫師(確定不是男護士啦 因為有穿白袍)
可能不知道是哪個主治 因為他幫我內診 一.點.都.不.痛. XD
我確定不是因為陣痛太痛的關係 因為後來還有內診 還是會痛這樣
"開兩指多了 換衣服吧 然後要剃毛跟灌腸"

基本上就是脫光光然後換上手術衣這樣
護士給了我一個馬偕的紙提袋裝換下來的衣服
然後是剃毛 沒有剃前面啦 就是產道跟肛門口旁邊的雜毛刮乾淨而已
再來是灌腸 人生浣腸囉 忍五分鐘 然後到準備室附設的廁所上
那個馬桶就算是我這麼龜毛的人也覺得很乾淨的說 :)

常常看到有人覺得生之前的剃毛和灌腸讓人很沒尊嚴
不過我倒不這麼覺得
因為我是個偶爾會便秘的人啦 尤其懷孕後期更是有點嚴重
加上剛生完頭幾天會因為下面有傷口不敢用力也不知道怎麼用力
根本上不出來
所以在生之前灌個腸清乾淨我覺得頗有必要哩
像我生完住院三天根本都不想上大號 月子中心住到第二天才上出來
我隔壁床那個生雙胞胎剖腹住院五天
出院時護士問她有沒有大號 她也說沒有
(剖腹產應該是沒傷口 不過住院大概都不會有心情上大號吧 XD)

上完之後 便移動到待產室
辦完手續的旦那和阿娘也跟了過來
一間待產室有三個床位 我分到中間的位置
由一位戴著眼鏡表情淡漠的護士負責
(是說產房護士都很兇啦 因為不兇的話
痛得哎哎叫的產婦才不想照指示做哩 XD)
上了床 手背打了點滴 露出肚子 上面綁上兩條監測帶
一條測陣痛 一條測胎兒心跳 如果心跳低於120就要趕快叫護士來
綁上帶子以後就不能下床啦 如果想上小號就是便器伺候 ^^;
因為下體還會不斷流血 所以推床上會鋪大張的看護墊(拋棄式床單)
然後屁股下墊三塊產婦用超大型衛生棉

弄好之後我們就被晾在那兒啦
這時我拿出了偷藏的1.5%茉莉精油擦在肚皮上
(其實不只有茉莉啦 應該說是稀釋的肯園精衛滾珠)
椰林芳療板有人試驗過3%茉莉精油 會生得很快--又痛又快 XD
我比較俗仔 就調了1.5%

過了一會兒 護士來內診 檢查陣痛頻率
然後說 "我們來打催生吧"
啥? 催生? 聽說打催生很痛啊啊啊
似乎是看到我面露懼色 那個護士又說
"不打也可以 可是產程會拖很長喔 妳的子宮頸開得快
可是陣痛一直沒有規律 醫生說最好打催生"
意思就是子宮頸開了 可是陣痛不夠痛 收縮不足 小兔這樣也出不來
好吧 那就打催生吧 反正就是加在點滴裡而已 不用再挨一針

這個時候是開兩指半
護士問說 "妳要無痛分娩嗎? 還是要不要肌肉止痛?"
無痛分娩就免啦 從脊椎打的玩意兒我實在怕怕
要是打的時候我動了怎麼辦?
至於肌肉止痛嘛 頗讓人心動說 可是現在這個痛還算可以忍耐 需要打嗎?
"無痛分娩開到三指打了也沒意義囉" (開三指後似乎也不建議打了)
"肌肉止痛只有一個小時左右的效果 而且有人打了會噁心不舒服"
這樣啊...好猶豫 於是我問了個很蠢的問題 "陣痛到這樣還會更痛嗎?"
"開兩指半的痛跟之後差不多啦 也許還會再痛一些 只要是頻率會更密集"
唔 好吧 那我就再忍耐好了

到了差不多開三指的時候
的確 痛的程度差不多 可是密集了許多 讓人快要無法承受了
之前可以忍著不叫出來 現在還是可以忍 不過已經開始呻吟了
為什麼不叫呢? 因為左右兩床的產婦都沒叫~~
實在是不好意思一個人大聲哎
是說右邊那床的已經進來一天了 可能是沒體力 所以沒在叫
左邊那床前一天晚上進來的 居然還在聊天
後來發現 原來她們兩個都是先破水 根本就沒陣痛 當然不會叫 -.-

然後我的主治進來了
看了看說"嗯 指數跟陣痛頻率差不多搭配上了 繼續加油"
大概是看我一臉青筍筍的樣子
又說 "要不要打個肌肉止痛? 好歹比較舒服"
我其實也撐不下去了 就打啦
打完還真的舒服許多 並不是會減輕陣痛
而是會很像有點喝醉那樣暈暈的
我還趁機打了好幾個盹 稍微恢復了精神

止痛劑有點退了之後 我問旦那現在幾點 他說十二點左右
喔 原來進待產室之後才過了三小時啊 可是我覺得好久了喔
這時我快開到四指了 尿過兩次尿 超大衛生棉已經換了不知道幾塊了
負責的護士進來教我怎麼用力:
兩腿撐起來 膝蓋打開 手抓著床單(產台會有把手讓我抓)
開始痛的時候像要大便那樣用力 XD
不能亂用力 一定要在陣痛開始的時候才用力
不然子宮頸會腫起來 小孩就出不來了
說實在 我到現在都還是懷疑這樣真的可以把小孩擠出來嗎? @.@
而且用力的時候會聽見胎心音變慢
然後想到護士說胎兒心跳不能低於120 就開始慌
(不過那應該是用力的時候小兔就往產道邁進 自然心跳會測不準)

練習幾次用力之後 旦那就被趕出去 簾子也拉上了
然後除了護士之外 進來了兩個男醫生 應該是R(住院)吧
接著 便是地獄的開始 -.-|||

我就那樣撐著自己用力 護士和兩個R輪著伸手進產道幫我弄軟子宮頸
真是撕裂到一種恐怖的境界 (是說感覺很像輪X orz)
我用著力 心裡只有兩個念頭:
1. 誰說拳交會有快感 胡說八道
2. BL是假的
是說這種時候我居然還想著這種事 呵呵 ^^;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 實在有點撐不下去了
因為腿軟 膝蓋一直想合起來
結果其中一個R跟我說 "媽媽 膝蓋要打開喔 寶寶頭已經在產道了
妳如果現在合起來會把她的脖子夾斷"
喂~~ 開什麼玩笑!!
都到這個地步了居然跟我說我會把小兔的脖子夾斷
廢話那當然死也要把膝蓋打開啊

後來旦那告訴我說 他覺得最恐怖就是這個時候
簾子拉起來 我又在裡面叫得很淒慘 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
然後旁邊兩床的產婦也因為我慘叫便不再矜下去 開始放聲大叫
右邊那床甚至叫得比我還大聲 XD

最後子宮頸全開了 可是我的羊水還沒破 於是護士幫我掐破
是說羊水流出來的時候還真是像洪水 尿失禁實在不足以形容哪
不過就是在這個時候小兔被羊水跟胎便嗆到啦
狀況也變得有點緊急 雖然我呆呆地完全不知道
護士跟醫生都不露一點痕跡這樣 大概是怕產婦panic起來會更棘手吧

羊水破掉之後 便移動到產房去 當然是用推床過去啦
產房感覺不像電視上的手術房那樣陰森 還滿明亮的
中間是產台 我算是自己爬到上面去的啦
因為是自然產 所以頭上沒有無影燈 XD
這時候大家各忙各的 沒人理我 我只有自己在陣痛的時候繼續用力
然後其中一個R幫我打了一針麻醉 剪開會陰 不會痛 可是有感覺

終於 我的主治進來了 "好 我們用真空吸引喔"
磅!一聲 "頭出來囉" 小兔的身體還在產道
可是醫生還很氣定神閒地跟兩個R解說 "先把胎便弄乾淨"
磅!第二聲 2006年7月16日下午2點14分 小兔誕生~~ 可喜可賀

護士接手過去 在我左前方的水槽清洗乾淨
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護士先是以倒吊的姿勢
一手抓著小兔兩個腳踝 一手撐著她的頭接過去
小兔看起來腿頗長 頭髮非常多 臉沒有我出生的時候大
可是五官看起來還滿像的 感覺非常奇妙 XD

我注意著左前方的小兔
而醫生也沒閒著 忙著幫我縫傷口 順便指導那兩個R
"這個是二級裂傷 要這樣縫"
他縫得很仔細 小兔都洗好 給我看過送出去之後還在縫
是說縫的時候是個有點刺痛 orz
"小朋友的小兒科醫師有要指定嗎?" 一邊縫還一邊跟我聊天
"...不知道噎"
"那我幫妳決定好了"
"好 謝謝"

是說我完全是個遲鈍哪
馬偕是母嬰親善醫院 如果沒有狀況的話 爸爸會跟著進產房
也會有媽媽跟寶寶的第一次接觸和產台試吸
但是因為小兔有狀況 被羊水跟胎便嗆到 怕吸入性肺炎
所以出來就趕快送到病房觀察做細菌培養 還要禁食一天
另外就是真空吸引也是有狀況才會用
只是我娘頭胎生我哥的時候也是用真空吸引
(在診所生 醫生還忙著回去看門診)
所以我根本沒想到是因為有狀況才這樣
一直到進病房我才知道這件事 :~~~

不過小兔出生之後狀況雖多 但都有驚無險
現在健健康康快要六個月啦
以後也要健健康康地長大喔 *^.^*

Hikari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