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是在母嬰親善的台北馬偕生下小兔
感想是 大醫院還是要自求多福
如果是第一胎沒有經驗但是想要餵母奶的話
一定要做好功課 模擬好各種狀況
而且自己要很主動 有任何問題抓著護士用力問就對了

我因為自己有異位性皮膚炎
所以懷孕的時候便決定要餵母奶
也做好寶寶生出來會掛在自己身上24小時
乳頭會破皮甚至乳腺炎的心理準備
但.是.
我沒有模擬其他可能會發生的狀況 orz
一心只想著 反正馬偕母嬰親善 到時小兔推來猛餵就是了

沒想到 在待產室的時候一直沒破水
最後是護士人工弄破
小兔也因此被羊水嗆到 疑似吸入胎便
生出來直接送新生兒病房禁食24小時做細菌培養

插個話
這邊還是要稱讚一下馬偕的產科人員
從我的主治醫師到幫小兔清潔的護士
在這種有點危急的狀況下完全不露痕跡
反而是我自己有點呆
其實聽到主治一進來說要真空吸引 而且沒讓我老公跟進來
(我的主治在媽媽教室曾說過
他都嘛搭著爸爸的肩膀說 "走 我們進產房吧")
就該察覺可能有問題了
不過我沒太大反應的原因是
我媽第一胎生我哥的時候也是用真空吸引
(我媽生我哥是在某個婦產科診所
醫生趕著回去看門診 所以...哈)
因此覺得沒什麼大不了
然後小兔清潔完也沒產台試吸 給我看一下就抱走了
<-- 呆子產婦只是有點疑惑 可是也沒懷疑什麼

到病房之後
才知道小兔必須待在一天只能探視兩次的新生兒病房
而且頭24小時還不能進食
不要說母嬰同室 連親餵母奶都沒辦法
我那時根本就是呆掉 除了擔心小兔的情況外
只想著 喔 那等她可以喝奶的時候
應該會來通知要我過去餵或看是要怎麼辦吧
母嬰親善醫院嘛

結果沒有
小兔是下午出生 我晚上去病房探視的時候她還在禁食
晚班以及第二天早上巡房的護士問我說有沒有去餵奶
我還回答寶寶還在禁食
但等到十點的探視時間去看
負責的醫生跟我說她已經一次喝30cc了 orz

啊對了 我在待產室陣痛的時候
老公有進來問我要給小兔喝哪個牌子的奶粉
我那時忍著痛跟他說 喝母奶啊
他又跑去問櫃檯然後回來說 他們說還是勾一個備著
原本我老公要勾他小時候喝的S26
不過我叫他去改成雀巢水解 (馬偕的水解奶粉只有雀巢)

我是不知道馬偕是不是都會要人勾個牌子備著
照說母嬰親善醫院應該不會這麼做
還是說其實他們那時已經知道我家小兔出生就要送病房
總之現在成了永遠的謎

探視完小兔 我叫老公回家把消毒鍋和擠奶器全部搬過來
可是搬來了 我依舊呆愣著沒有馬上開始擠
因為 那時心裡反覆的一個念頭是
小兔一次就要喝30cc耶 我擠不出那麼多吧
還有 擠出來我要放哪裡? 要怎麼給小兔喝?
下一次探視的時間要等到晚上耶
(這就是臉皮薄的下場 要是臉皮厚一點抓著護士問
便可以知道隨時都能送奶去)

因為我本來就是要當全職媽 所以雖然買了擠奶器
其實沒想到這麼快就要用
而且就是因為想說要當全職媽
對母奶可以在室溫 冷藏 冷凍 各放多久時間
那時完全沒有概念
(現在就知道啦 333原則 室溫三小時 冷藏三天 冷凍三個月 XD)
也因為只想著親餵 只知道親餵母奶的原則是餓了就餵
所以對餵奶間隔也是沒有概念
小兔究竟是多久喝一次30cc 算起來一天應該要喝多少奶
我的糨糊腦袋是一片空白
只覺得剛生完的自己一定擠不出那麼多

就這樣到了晚上
幸好幸好 晚班的護士來巡房的時候一樣問有沒有去餵奶
我跟老公回答說寶寶在新生兒病房沒辦法餵
護士一句"可以擠奶送過去啊 快擠快擠"
敲醒了我們這對新手爸媽
於是我們就戰戰兢兢地擠起奶來了

因為沒擠過 所以一開始我還有心理障礙 不敢用電動的
慢慢用手動擠奶器擠
只能說我幸運地遺傳了我娘奶水很順會脹但不會硬得像石頭的體質
許多人擠不出來的初乳 我沒花很久的時間就擠出20cc
(其實繼續擠下去應該還有 只是那時不知道在怕什麼
覺得差不多了就沒硬擠)
許多人生完乳房變石胸乳腺炎 我也沒這個問題

說實話 如果照我那時一次可以擠20cc
要是依循兩三個小時就去擠一次的話 小兔可以更早全母乳的
(後來發現馬偕是三小時餵一次小兔)
不過當時糨糊腦袋的我完全假想小兔是一個小時喝一次30cc
然後有點呈現放棄狀態 所以沒有很認真擠
尤其剛生完那幾天其實還沒什麼脹奶
腦袋裡雖然知道沒脹奶不代表沒奶
可是又會陷入"現在沒脹 我要現在擠嗎?"的迷思

總之 就這樣混沌地到了出院那天
小兔因為當初多花了細菌培養的時間
所以新生兒篩檢什麼的都來不及做
必須在醫院多待一天
而我就先跑去月子中心當大爺了

出院當天晚上的探視時間 我娘幫我送了奶去
第二天早上我也自己提了奶 然後跟月子中心請假去接小兔
結.果. 小兔黃疸 orz
(所以不管餵母奶還是配方奶 都有可能會黃疸滴)
留院照光的標準是15 小兔剛好15.1
必須照光24小時 退了再觀察24小時
完全不知道何時能把小兔接出院

不過這次負責的護士看到我送奶去
便問我是不是媽媽
要不要在探視時間過後留下來讓我進去親餵
我一聽當然好 等探視時間結束 便穿了隔離衣進去

新生兒病房裡餵奶十分克難
就是坐在角落的圓凳上抱著餵
護士把我的母奶裝在奶瓶裡熱好給我
跟我說先瓶餵 然後再讓寶寶吸看看
最後丟了一句 "寶寶的鼻尖對準妳的乳頭 讓她自己找上去吸"
就去忙她的了

是說不要講親餵母奶是第一次 瓶餵也幾乎是第一次啊
只有把以前幫忙餵過一次朋友小孩的記憶挖出來
其實也只記得奶水要充滿奶嘴頭 不然會讓寶寶吸到空氣
但就在我稍稍傾斜奶瓶 準備塞進我家小兔嘴巴的時候
奶水就這樣嘩啦啦的倒出來了 orz
仔細一看 這個奶嘴居然是大圓洞 非常大的圓洞
發現的時候心裡真是涼了半截
想說 小兔已經吸了大圓洞的奶嘴四天
會不會乳頭混淆? 會不會不願意吸我的奶?

非常幸運 我把那瓶奶餵完
正努力想把小兔的鼻尖對上乳頭
心裡懷疑這樣真的就可以了嗎? 的時候
小兔自己便張口含了進去吸了起來
說實話 因為沒有經驗
所以也不知道含乳是否正確 小兔究竟有沒有吸到奶
但因為完全不痛 也沒什麼感覺
小兔也很高興地吸著 那就這樣了吧

既然知道可以進去餵奶 那麼也顧不得自己正在坐月子
隔天一樣從月子中心請假去看小兔餵小兔
還好第三天小兔就可以出院了 但也在醫院住了一個禮拜
(出院的時候已經瓶餵吃到三小時70cc了 orz)

因為後來可以進病房餵奶
我娘一直碎唸說我應該也不要出院 自費住下去跟小兔一起出院才是
但是誰知道小兔會發黃疸呢?
而且之前我還在住院的時候也沒讓我進病房餵
我想是因為小兔那時有打抗生素點滴不方便吧

總之 雖然是在母嬰親善的馬偕生產
我和小兔的母乳之路仍然開始得有些崎嶇
馬偕在母嬰親善這方面只能說還是被動了點
我不知道如果小兔沒有住進新生兒病房
而是跟我母嬰同室的話 會不會獲得更多協助
(嬰兒室那邊倒是還滿有在推母嬰同室 沒有同室也會call媽媽去餵奶
因為我隔壁床生雙胞胎的媽媽就是接到電話便下去餵
她出院後又入住了一位年輕媽媽 護士推寶寶過來說要母嬰同室
不過那個媽媽說她想好好休息 要放嬰兒室 護士還花了點時間鼓勵)
但不管寶寶有沒有在我身邊
既然是母嬰親善醫院 護士不是應該主動幫產婦做乳房護理
指導親餵 瓶餵和擠奶嗎?
顯然這些都還不是他們的SOP
產科病房護士主動教的只有會陰傷口的護理
然後出院前有看一些產後衛教影帶 裡頭有一段是講餵母奶
另外就是到嬰兒室學寶寶臍帶護理和怎麼看黃疸跟量體溫

我覺得在馬偕生呢
基本上應該是不會有你想餵母奶可是被阻止的狀況
但如果餵母奶的動機不是很強烈 功課沒有事先做足
母奶之路能不能順利展開 恐怕只能隨緣

Hikari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