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解釋一下標題 XD

所謂的海龍治療 當然就是目前ptt芳療板上燒很大的凱龍治療啦
我跟我那兩歲十個月的女兒說的時候
(喔 全職媽自己出門一定要向女兒老闆報備)
她說 "馬麻要去做海龍治療" -口-
怎麼糾正都沒用 好吧 那就海龍治療好了
而且跟她說小朋友也可以做 問她要不要
她非常堅定地說不要 XDD

為什麼會說自己是"真‧麻瓜"
...啊就真的很麻瓜咩 XD
玄的事情就不用說 沒有體驗過
對很多大家都說有效有感覺的事情 我都覺得還好
譬如說很多改善體質增強體力的保健品 我吃都沒啥效果
還有像是佩帶天珠啊 水晶啊 鈦項圈啊 也是沒有感覺

再來就是芳療這塊
我自己用精油完全沒做過夢 連用乳香跟鹿女花園也沒有
生理功效上譬如消水腫 催經 是有反應 不過也沒有到奇效的程度
心理功效上的去煩解悶化淤還真的沒有體驗過
懷孕生子後去肯園做療程 (因為帶小孩撐不住)
身體上的疲累是有緩解 做療程時也很舒服都會睡著
但基本上大概最多撐一個禮拜
而心理上的壓力 老實說真的幫助不大
在療程的當下當然很放鬆 小孩不在身邊嘛
可是做完回到家裡 小孩一有個什麼狀況 壓力就又整個湧上來
然後花精我也有使用 但不知道是我喝得頻率太低還是怎樣
連最受推崇的急救花精 我在情緒波動大的時候使用
就是沒有感覺 orz

這次板上吹起凱龍風
雖然嚮往 但又不知道對自己這麼麻瓜的體質到底有沒有用
只是目前身體和心理已經到了極限了
就算是沒有用 也可以當是從全職媽的生活中放個幾小時的小假
於是就在禮拜一打電話給Susan預約

原本Susan是跟我說這個禮拜都滿了 所以是約下禮拜四
可是隔天Susan又打給我說 下禮拜四恩雅自己約了客人
問我能不能改這個禮拜四 還說很抱歉跟我改時間
...是說完全不用抱歉啊 我巴不得能早點做呢
(難道是大宇宙的意志可憐我嗎? XDD 啊想太多)

於是抱著緊張期待的心情來到了禮拜四
在此之前還反覆地看著板上的分享心得
想著不知道自己會有怎麼樣的感覺

按照約定的時間來到Susan的新工作室
是說在樓下稍微被卡住 一開始是眼拙不知道該按哪個電鈴
(明明香域的貼紙就貼在電鈴上 -.-)
問了Susan後按了兩次都沒人接 只好再打去問
等回音的時候剛好有人出門 所以我就直接上去按門鈴了
果然恩雅在 據說是電鈴聲音不大所以沒聽到

恩雅好年輕喔 一點都不像兩個孩子的媽 (是兩個孩子對吧?)
首先她泡了永久花的純露水給我喝 然後要我填寫諮詢問卷

我的問題其實很簡單又很複雜
就是帶孩子引發的身心狀況 orz

基本上我是個體力很差 脾氣又不怎麼好的人
而小兔算是一個比一般小孩稍活潑的孩子
所以我這個懶媽帶得很累
總之就是因為二十四小時繞著小孩轉 很想要自己的時間
於是就在小孩睡後硬撐著不睡 隔天更沒體力沒耐性帶小孩

這樣的惡性循環造成了我現在最大的兩個問題
一個是睡眠 總是想著把小孩哄睡後再爬起來
而等到自己真的想睡時又惦著不知何時小孩會想夜奶
最後就變成睡著後半小時就會很難過地醒來
能再睡下去是最好 不能的話就會幾乎整夜睡不著了
而且因為帶小孩精神緊繃一整天 肩膀和上背部又緊又硬
有時還會加上胃脹氣甚至心悸 躺在床上根本很難入睡

另一個則是情緒
小小孩基本上就是精力充沛的半獸人
吃喝拉撒睡玩樂通通都要靠著你黏著你
杏仁核發達起來就該該叫
我知道自己的脾氣和耐性都不怎麼好
個性又嚴肅了點 加上體力差和前面那個睡眠的問題
每天幾乎都在大吼大叫腦血管爆炸的狀態
尤其是最近小兔長到了兩歲自我發展不要不要期的年紀後
情況更是變本加厲

誰不知道帶小孩就是要有耐性和體力呢?
其實也曉得問題是出在自己
不是沒有試過好好睡一覺養足體力
可是原本睡眠需要就比一般人多上一些的我
現在這種體力耗盡的狀態
好好睡一覺也不過就是讓我的體力耗盡的時間延長一點
但是對我的情緒控制幫助不大
狀況一來 就算是早上剛睡醒 我也會整個爆炸
...啊 是說我爆點也太低了點
但真的 長期以來累積的壓力 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釋放

恩雅一邊聽我說一邊筆記
然後問了我小兔的名字
還加了一句"不知道她會不會是水晶小孩 如果是的話會比較難帶"
我則是告訴恩雅 我們家族的人都笑說小兔是我外公來轉世
恩雅說可能有些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意思是搞不好真的是? 就是我外公有像活佛一樣留下轉世遺言之類的)
我想恩雅是誤會了
家裡的人(包括我)會這麼說 單純是因為小兔很盧
而我家外公是家族裡出了名從小到老都是又番又盧又頑固的一號人物

不過我在給恩雅看了小兔的照片後
她倒沒說小兔是水晶小孩 只說小兔很聰明
...啊 小孩被人說很聰明當然是很高興
不過我還是希望她不盧比較重要 XD
而在整個治療做完之後 恩雅也沒有告訴我小兔是不是跟我外公有關
所以我想應該是無關吧 哈哈

==========這是真‧麻瓜之恩雅對不起分隔線==========

跟恩雅聊得差不多之後 她先幫我做燒毀法
燒去負面的狀況和能量
在這裡要說第一個對不起 麻瓜如我燒完沒感覺 嗚

接著就開始治療 (以下會出現很多個對不起 orz)
恩雅要我躺在療程床上 不用脫光也不用換衣服 就是直接躺
不過身上的金屬物要卸下 譬如眼鏡和飾品之類
然後恩雅在我身上蓋了一條大毛巾
掀開一角 一邊解釋一邊噴精素 (有點刺刺的)
噴完後走到我頭部這邊用手掃過我的眉眼
之後就沒再碰我的身體了

在這裡我又麻瓜了 orz
一開始治療我是先選擇閉上眼睛
可是因為恩雅噴完精素後我就感覺不到她在做什麼了
而且療程床正對著Susan打著光的精油展示櫃
我覺得有光從眼皮縫透進來 加上還沒靜下心來吧
所以就乾脆張眼看一下
結果恩雅在我眼前揮了一下 示意我閉眼
喔喔 好吧 還是乖乖閉眼好了

再次閉上眼 但還是覺得一直有光透進來
於是就努力想把眼睛閉緊 還開始胡思亂想
"漫畫蟲師裡有說 人其實有兩層眼瞼
要兩層都閉上後才會是完全的黑暗"
"喔喔 那我來試試看好了 第一層已經閉起來了
第二層...第二層...好難閉 orz (其實本來就沒有第二層啊 XD)"
(恩雅對不起 嗚嗚)

好不容易把眼睛閉好了 (應該是習慣了)
但還是完全沒有任何感覺 也感覺不到恩雅在做什麼
身體就是躺好這樣 是不會緊繃 不過也沒有放鬆
很想要讓自己平靜 不過空白不起來 只能一直胡思亂想

"啊啊 就只是這樣躺著耶 如果是做芳療按摩好像還可以睡一下
不過這樣平躺著不動滿難睡著的
不知道恩雅在做什麼 好想偷看喔 可是應該不能看吧
看來我真的是個麻瓜 板上的心得文有說會感覺到黑暗寧靜
還有漂浮在意識和潛意識之間 我怎麼都不會?
我的眼皮外面是亮的耶 外頭的車聲也聽得很清楚
人醒著眼睛閉著又躺著也不知道要躺多久
我這樣想會不會是凱龍對我無效啊?
不行不行 再這樣想下去實在太對不起恩雅了
而且就算凱龍有效大概也會被我瞎搞成沒效吧 orz
我可是為了讓自己能好好地帶小兔而來的啊
好...來專心想小兔 小兔...小兔...小兔...
啊 其實要帶好小兔也不只是我和小兔之間的事啊
我和阿娘之間的關係也來想一想吧
親子關係老實說是會一代一代複製的
嗯 想了阿娘 那就順便想想老爸好了
喔 還有 小兔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會是阿公轉世 來想一下阿公
啊 可是其實我比較懷念阿嬤 那來想一下阿嬤吧
...等一下 這次的主角是小兔 再回來想想小兔
咦 所有人都想了 不想想老公好像不可以 雖然我跟老公現在沒啥大問題
嗯嗯嗯 不知道現在治療現在進行到哪裡了?
我還是沒有任何感覺耶 怎麼辦?"

點點點 總之 整個治療過程都一直都在想這些有的沒的
恩雅要是知道我在想啥 可能會直接放棄吧
恩雅對不起對不起 :~~~

中間大概有三個狀況可以算是有感應吧
不過還是被我的麻瓜想法給蓋過去了 XDD

第一個是我在胡思亂想的時候 突然看到一個影像 @.@
一個黑眼黑長直髮穿著白洋裝的女生側坐在床邊這樣
描述起來很像恐怖片會有的場景 不過我的感覺是一點都不恐怖
看到的時候心裡出現五個字 "月神黛安娜" 然後英文 "Artemis"
可是接下來又麻瓜了 XDD
"咦 為什麼月神會出現呢? 為什麼羅馬名是中文 希臘名是英文呢?
難道是因為我沒有宗教信仰然後又是讀英文系的關係嗎?
所以才出現一個定位其實比較像超人而不是神祇的希臘神 (文學中的定位)
會是月神是因為小兔最近喜歡看月亮的關係嗎? 那為什麼不是織女呢?"
之後問恩雅 她是說她有請天使下來 啊啊 真是對不起啊 :~~~

第二個則是大概在治療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吧
我突然發現自己的呼吸變深沉了
吸的時候還好 就是吸這樣
可是呼的時候 居然可以呼不到底
所以我選擇呼得差不多然後停住 可是竟沒有憋氣的感覺 還可以停很久
那時覺得好神奇喔 就開始自己玩起來
吸吸吸 吸到飽 然後呼呼呼 呼到差不多停住 再來停停停停停
停到自己覺得 啊 再停下去可能會完蛋吧 趕快吸好了
就這樣玩了很久
不過後來回家想再試試看 呼吸就沒有辦法再這麼深沉了 也憋不了氣
據恩雅說 我這個情況應該是在排出負面的能量 (結果我居然在玩 orz)

第三個狀況則是我在玩呼吸玩到後來 發現胸部以下的身體熱了起來
恩雅後來有跟我說是能量在進來了
不過我當時的麻瓜想法是
"喔喔 有熱了耶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能量進入嗎?
可是這個熱感沒有那種流動的感覺耶
會不會是我誤會了呢? 其實只是躺太久 毛巾蓋太久所以發熱這樣
恩雅剛剛幫我蓋的應該不是電毯是普通毛巾吧"
...好好好 大家不要飛踢我 恩雅 真的真的很對不起 :~~~

熱感退去後又過了一會兒 恩雅就跟我說治療結束了
我坐起身來 真的很對不起 還是沒有任何感覺 嗚
身體沒有比較放鬆 (肩膀有比較不硬啦 不過我覺得是因為躺著休息的關係)
腕隧道媽媽手還是有點緊 氣色也沒有比較好 心情好像還是沒改變

恩雅跟我說 我的腦袋破了很大的一個洞 orz
她幫我導入了很多能量 手都發麻了
(噴精素的時候我的手有感覺溫溫的 應該就是恩雅的手吧)
然後我的左右腦很不平衡 一邊超大另一邊比較小 她幫我盡量調好了
我的左右眼也很不平衡 右邊超大左邊比較小 (我的視力主眼的確是右眼)
她說凱龍治療調整好的模式應該可以維持很久
但我今天回去之後情緒可能會有些起伏 而且會持續一陣子
(恩雅問我有沒有開車 可能是怕我回家途中情緒太大吧)

不過恩雅有說 我在治療的時候表情很愉悅
...啊 我真的不敢告訴她其實我都在胡思亂想啊 orz

治療結束後其實我們還聊了很久
有挖到治療前諮詢沒有講到的部分
恩雅說 等我準備好 可以再來做父親模式和母親模式
如果今天一次做怕我會受不了
然後她要我調整良好作息 沉穩下來小孩才有可能沉穩 還有要愛自己
(嗚嗚 我也知道 可是做不到 所以才會來嘛)
還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抓著恩雅聊到她下一個客人都到了
害得她沒有時間休息
(後來在回家捷運上我餓了 才想到這樣恩雅沒空吃晚飯 @.@)
真的很對不起她
因為這次治療花的時間比較長 所以恩雅在收費的時候有點不知該怎麼辦
原本還跟我說 那我自己開價好了
我跟她說 這樣也很為難我 因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算
最後恩雅開了一個範圍 要我在自己的能力之內付費
(那個四千多的不是我啦 XD)

然後我就搭捷運回家了
在捷運上 很抱歉還是沒有任何感覺啊 :~~~
回到家後看到女兒也沒有馬上母愛滿溢
或是覺得小兔變得又乖又可愛
不過也沒有恩雅說的情緒起伏就是了

晚上是沒和小兔發生什麼衝突
一方面差不多也是睡覺時間
另一方面基本上我只要離開她兩三小時去剪髮或是做芳療
回來後一樣會和樂個一晚上 (大概是內疚吧 XD)
小兔睡著後我就上上網看看電視
覺得有些睡意時 想說那還是去睡吧
雖然似乎對凱龍沒感覺 但恩雅也辛苦了三小時
我還是觀察個一星期看看
也許是麻瓜需要長一點的時間才會有反應

==========這是原來麻瓜還是很有效的神奇分格線==========

上床後(說早也不早 還是超過十二點了 orz)
沒想到很順利地睡著了 @.@
同時並沒有睡了半小時就又醒來
不過半夜還是有醒 記得是四點多吧
只是這次居然可以很容易再睡回去

然後 我再次醒來 是早上六點多
真的很難得這麼早醒來 於是我便想說那就再睡一下好了
...睡不著! 可是不是難過的那種睡不著
也不能說是睡飽了 應該說是睡夠了這樣

這整天的身心狀態 實在是生小孩以來從沒有過的
我不會說是精神百倍像吃了大力丸 或是能量源源不斷湧出之類
因為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身體方面 肩膀還會有點酸 可是不像之前那麼重那麼緊了
重點是 整.天.都.不.累.
那天早上我帶小兔去上了兩堂親子課
平常時候上一堂完就很疲倦了
那天上到第二堂雖然有打哈欠 不過並不是累的哈欠
就是只是像一般的呼吸一樣

至於心理方面 那更是從沒有過的沉穩寧靜又豁然開朗
不是很興奮很開心的那種 也不是平和到無感那樣
我不覺得自己耐心有變好或耐性有增加
可是因為身體沒有疲累 (不能說是輕盈 就只是不重)
內心又像是有點點陽光灑下 (還不到陽光普照) 很有篤定的感覺
所以面對和往常一樣的小兔 (真的 她完全沒有任何改變 XD)
三餐挑來挑去 一會兒東一會兒西
無聊了 有點累了 有點餓了就來討奶
午睡起來的起床氣
從早到晚不停地要你陪她玩 玩 玩
隨時突然就會想要調皮搗蛋一下
事情不順她意就哇嘰哇啦盧盧盧
居然我通通都可以沉著面對

這是我帶小兔以來第一次真的做到溫柔的堅定
第一次能用同理心去觸碰到小兔的心
這是我一直想使用的育兒方式
只是過去完全沒有體力精神和心情做到
說真的 其實很清楚如果發生狀況 小兔大概也就是盧三分鐘
如果我勉強自己去同理 大概也只能堅持兩分鐘
自己就會因為小兔還是處在拒絕狀態而爆炸
然後小兔也因為不被我所理解接受而繼續盧下去
可是我現在居然可以跟她周旋到她的心願意平靜下來
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有辦法不停地猜她真正的想法 直到猜中為止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用這麼平和沉穩的語調和心情對小兔講道理
當她哇嘰的時候 我不是覺得"怎麼又來了!!"然後大爆炸
而是溫柔而堅定地說不可以的就是不可以 解釋不可以的原因
同理並接納她想要而不可得的心情 提出替代的方案

之前我一直很想這麼做
只是不是做不到 就是我必須先壓抑自己的怒氣
壓抑的結果常常不是冷靜 而是冷漠
不管怎樣 其實我自己都不好受 而且身體和心理都累得很快
但就在這一夜之間 我居然能夠做到!!

當然 我還是會趁小兔小小放過我的時候偷偷在一邊上網
不過讓我自己都很驚奇的是
當小兔再次跑過來要我唸書 唱歌跳舞 玩家家酒的時候
我不再像以前一樣覺得累覺得煩
而能夠帶著愉快的心情和精神回應
看到她可愛的身影做出一些可愛的動作
我不再會因為疲累而笑不出來
甚至她在耍盧時的一些可笑話語或反應
我也不再像以前因為疲累而失去幽默感 只能做出憤怒的回應

更有趣的是 因為精神和心情這麼地好
不管是我在跟小兔講道理或是在跟她玩家家酒的時候
居然可以不停地動腦想出能讓她聽得懂的話語和覺得有趣的台詞
而不覺得累
老實說 以前我也會想跟小兔講道理 可是常常會詞窮
和她玩遊戲和家家酒的時候 也會因為累所以不想講話
可是現在這些都不是問題
(而且我有點體會到恩雅有跟我說要好好照顧婦科的意思
我還傻傻地回答她說 我覺得我的婦科還滿ok的 有需要加強嗎?
恩雅只回給我淡淡的微笑說 婦科的部位代表了創造力
...是啊 生小孩是一種創造 教小孩 陪小孩玩也需要創造力啊)

雖然我改變了 小兔還是沒有因此變"乖" orz
我仍舊需要時時刻刻跟小兔"鬥法"
只是現在在小兔出狀況的當下 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驚慌 憤怒 無力
而能帶著平穩的心情去處理
在我一邊溫和地跟小兔講道理的時候
內心演的其實是我過去會發生的大吼大叫
還突然會冒個口白說 "咦 我怎麼沒有大吼大叫?" XD
然後我會對過去的自己笑一笑 說再見

不過 這幾天下來 還是有發現有些時候我會有點不耐和詞窮
然後說出來的話是有些威脅意味
什麼時候呢? 肚子餓可是小兔哇嘰的時候
還有我正在忙著做wii拳擊有氧 小兔趁機搗蛋的時候 XD
也就是在身體比較有負擔的時候 精神也就沒那麼堅強
但 這樣的起伏應該是在合理範圍吧

另外就是其實我半夜還是會醒來 大概是四五個小時一次這樣
熊熊跟小兔夜奶還沒斷(她兩歲後自己斷了)之前的間隔一樣 orz
所以是我的身體還沒調整回來嗎?
還好都還可以順利睡回去

我不知道這樣美好的情況可以維持多久
我也盡力想要維持久一點
(所以待會就要去睡覺來維護了 今天很想把心得寫完 所以又晚睡 orz)
(我也不知道睡覺是不是維護的方法 不過良好作息總是好事)
我知道我仍然不是一百分的媽媽
但我知道我現在是一個放鬆而愉快的媽媽
總之 小兔並沒有變 可是我非常喜歡現在的自己 ^.^

(不過如果能用燒毀法去除小兔的哇嘰和起床氣那就更好啦 哈哈哈)

真心感謝在地上的恩雅
And up there, whoever you are, thank you.

Hikari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anttotravel
  • 我倒覺得我比你麻瓜呢!
    我連光啊、女人啊、什麼影子都沒有
    只有後來手熱熱的^^
  • 訪客
  • 謝謝妳的精采分享, "卉"質蘭心的俏媽咪. 祝福妳和小兔愛的能量循環漸入佳境~ ^___^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